Poca

那个梦想就是,像小孩子一样活着。

品牌控:

周五福利弹【FreeplusXMelody 限量礼盒】免费试用啦!

今年金秋,专研敏感肌近40年的日本肌肤护理专家芙丽芳丝freeplus,再度惊喜联手“粉”可爱温柔的My Melody,为每位想要找回敏感初心温柔力的“敏感星人”献上freeplus「My Melody限量礼品组」。继Hello Kitty后,这次牵手三丽鸥家族另一位人气担当My Melody,希望在这个迷人的秋季传送一缕温柔治愈力。想要找回敏感少女心的你,无需刻意隐藏。要知道My Melody会用它的温柔萌力告诉你:敏感是天赋来感知世界的潜能,而热爱粉色是你的本能。

 

参与方式:

关注“品牌控”并给这篇文章点赞,然后转载或者推荐本文即参与成功啦。小编会在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抽取幸运儿试用。

试用申请时间:11月3日—11月6日

试用人数:10人

申请TIPS:在这篇文章下面留言你最爱的护肤品牌,可以增加你的中奖率~

试用者名单公布:我们将于活动结束后,在“品牌控”上面公布成功申请试用者的名单并私信通知你。注意!试用名额只为你保留1周哦~ 

 

试用反馈:幸运儿们收到产品并试用后,请晒出您美美哒的试用感受并加上标签“免费试用”若没晒试用感受者,我们将取消下次申请免费试用的资格。

 

本次试用产品:

FreeplusXMy Melody限量礼品盒一套

内含芙丽芳丝净润洗面霜、保湿修护柔润化妆水、保湿修护柔润化妆水及My My Melody装饰组

价值580元/套

*活动最终解释权归【品牌控】所有

 

这世上只得一个萧景琰。

柳梢头:

敲敲:

以前我怨他,怨他风骨端直,怨他不通圆滑,怨他情深义重,怨他,可他又确是这个模样,分毫改变,便不再是萧景琰。

网瘾严重的王叔叔qwq

秋凯哥哥:

杀青前赶上外景了,每次探班的运气都棒棒哇!


凯凯拍完在小区路上这条就一路聊微信,回酒店大堂开始聊语音,表情非常荡漾😆😆😆 


跟谁在发真的不造,从不过度脑补,只说自己看到滴「围笑正直脸」(ˊᵒ̴̶̷̤ ꇴ ᵒ̴̶̷̤ˋ) ꒰


这是在酒店里面的道路上,不是在马路上啦🤗

Special【佐真】

注意!!尼桑性转为吾朗美,这真的是吾朗美,是女生每错的,前方高能ooc,不嫌弃的话再点进来,非常短小的一章*/ω\*)
和病友葱花@如龙坑底的李葱花一起开的脑洞,对不起葱花,请你继续爱我吧(ಥ_ಥ)
初春的苍天堀带来的仍是饱含寒意的风,穿着有些过时的卡其色条纹西装的佐川停留在灯火通明的街道上,四周的人群涌动着,一对对男女从佐川身旁走过,街边穿着暴露的女性对路过的男人们扭动着妖娆的身姿,路灯暧昧的橘黄色顶光照耀着整个苍天堀,不算光彩的勾当被这片橘黄掩盖着,一个匆忙的身影撞上佐川的肩膀。他稍稍低头看了看那人,从对方丰满的胸脯上明显的判断对方应该是位女性。嘛,不过也说不准,现在不是也有很多那种男性服务的俱乐部吗。
  佐川对着仍然跟大地对视的女性说道   「年轻人要小心一点啊。」
  
  那人仍然未抬头,似乎急着离开。
  「对不起…」
  
  她的声音有点熟悉,佐川在脑海里搜寻着。现在的女孩子都流行戴这种眼罩吗?等一下…眼罩?印象中戴眼罩的女性似乎也只有前些日子得罪了屿野兄弟那一个。
  
  佐川试探性的叫了一个名字。
  
  「真岛?」
  
  身旁的女性顿了一下,停下的离开的脚步,却被佐川捏住了手腕。街边的灯光给予他充分的条件看清她的脸庞。金色的卷发披散在肩膀上,佐川甚至闻到劣质的染发剂的味道,嘴唇上擦着艳丽的唇彩,黑色的眼罩的带子藏在金色的发丝里面。粉色的紧身衣紧紧的包裹着身体,大面积的纹身覆盖在她白皙的肩膀上,大腿上套着吊带袜,一双粉红色的高跟鞋。
  
  「哟,小真岛不是被屿野兄弟赶出来来了,这是要去哪啊?」
  
  真岛低着头,手指紧紧的握着,指尖有些发白,一句话也不说。佐川走上前,挑起她的下巴,迫使真岛与他对视。
  
  「穿成这样出来那么缺钱吗,小真岛?」
  语气里是数不清的嘲讽。
  
  「是屿野親父…让我来找您的。」
  
  「喔,找我?」
  
  真岛咬着嘴唇,好一会才挤出一个来。
  
  「亲父要我…不管以什么样的方法都好,让您满意亲父就可以允许我回去。」
  
  「这样啊…」
  
  佐川搂住真岛的肩膀,指着对面街的一家小酒店说道。
  
  「喏,那里看见没?不是要让我满意吗,你看看那里怎么样?」
  
  「我…」
  
  「怎么啦?不愿意喔,那算了,你回组的事情就不要想了。」

  「愿意!」

  真岛急迫的喊出声,似乎是害怕佐川不在给她机会一样。

  「客人,要不要进来玩啊?抱您满意哟。」

  画着浓妆站在街边拉客的女人拉住佐川的手臂。

  「不用啦,今晚有姑娘了。」

  浓妆艳抹的女人有些不满,放开佐川的手臂,2只手叉起腰来。佐川指了指身边的真岛,她的脸颊浮上少许红晕。

  「这个呀。」

  到了酒店房间之后,佐川把西装脱下来,放到衣架上,真岛还沉浸在前台小姐暧昧的笑容中。佐川做到酒店的床上,嘴角牵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对着站在门口的真岛说道

  「去洗澡吧,小真岛。」

  浴室中的真岛拿下金色的假发,黑色的短发落下来,打开淋浴器,温热的水从身体上流过。她当然知道会发生什么,这是她自己选的,为了冴岛,一定要回去。

  佐川看着穿着白色浴袍的真岛从浴室中走出来,刚刚的唇彩都被冲洗干净。

  「佐川哥,我们…」

  「骗你的。」

  真岛的瞳孔因为震惊而放大着。

  「我说骗你的,小真岛。」

  「可是…」

  「你以为我是屿野兄弟吗,不过啊,你现在倒是顺眼多了。」

  佐川起身拿起西装。

  「明天来GRAND上班吧,不是要我满意吗,那就多赚点钱好了。去买一套像样一点的衣服吧,总归是GRAND的支配人啊。」

  他打开门,看着呆呆的站在那的真岛,嘴角浮现一抹弧度。

  「加油哦,吾朗美,不赚够钱不可以回去。」

  那之后的GRAND出现了一位穿黑白套装的短发支配人,虽然背后的纹身有点奇怪,不过不得不说是位美人。经常有客人们来问佐川支配人是否陪客,他点点头,支配人陪客,陪我。

不…不要打我

【如龙/佐真】Light my fire(ABO/N18)

噫 好吃 我病友最腻害了

如龙坑底的李葱花:

欺负支配人真岛系列第二弹!


旁友们,还记得被真岛强迫请全场喝酒的大叔吗?他又被作者拉出来负责给真岛(Beta)下春药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了!便宜还都让佐川(Alpha)捡走了!大叔辛苦了(。


本来准备写篇性转送病友 @Poca ,结果变成了ABO,你还会爱我吗。




Light my fire


 


#如龙0# #ABO#


佐川(A)/真岛(B)


 


1 狂宴


这天是二月的第一个周三,是夜总会GRAND例行闭门谢客的日子。然而一到夜里,Grand却反倒比平日里更热闹,只有熟客才知道,这是经理特别举办的秘密酒会,只有月度消费最高的十位顾客才会获邀。关于酒会内容的传言越来越悬,真正参加过的豪客们被人问起时,只是轻蔑地嘲笑人们贫乏的想象力,酒会内容却从来不肯言明。


是传说中的美酒“路易斯20年”整晚畅饮?


是苍天堀最炙手可热的女公关们亲自倒酒?


是来自东京的钢管舞娘特别表演?


或是……传说中最令人疯狂的药物“Fire”的拍卖会?


直到现在,人们还是只知道每到酒会之夜,那位传闻中的“夜之帝王”便会亲自站在门厅迎客,接过请柬时轻声说一句:“客人就是上帝。”


不管客人是谁,他的职业微笑总是毕恭毕敬,风度完美。


今天的盛宴已经过半,在以金钱堆砌而成的酒精与美色中,无论客人和服务者们都疯狂沉醉。真岛满意地看着在炫目灯火中狂欢的人们,他知道今夜的挥霍将在未来的一个月中化为滚滚的现金流。


这时,店长匆匆跑来,神色有点慌张:“经理,那位苍天制药的寺谷先生……还是来了,而且他带来了很多人……”


真岛向他点头,安抚似的说道:“不要怕,他带那么多人来,说明比你还怕。去吧,给他们安排最好的包厢,让小希陪。”


店长还是畏畏缩缩,开口:“经理……寺谷先生带的人,好像是道上的……”


真岛挑眉:“是么?想在Grand闹事?你先亲自带三瓶’路易斯20年’上去,说是我上次的赔礼。别的我来想办法。”


这三瓶价值百万的香槟给店长壮了胆,他走出几步,却又忍不住回头,得到真岛又一个肯定的眼神后才终于走向门厅。


宴会还在继续,乐队的喧嚣伴奏着头牌小姐的娇笑,真岛环顾大堂,眼神渐渐冷却。今夜决不能出一点差错。他想了一会儿,终于招手喊来一个酒保,嘱咐他立刻把一枚近江联盟的徽章送到佐川组的事务所去。


目送小酒保出门的时候,真岛在心里大致计算了一下如果在顶级包厢里绪意破坏会损坏多少东西,那数额让他有些头疼。


不能等了。


他走向那间定时炸弹般的包厢。


 


推开门时,真岛早知道自己面对的会是那位被自己强行推上“消费最高顾客榜”榜首的苍天堀制药营业部长寺谷先生,出于职业素养,真岛仍然微笑着躬身行礼。


沙发上的寺谷先生脸色紧绷,五六个随行者一看便是极道中人,个个如临大敌,根本不像来享乐,倒像保护老大去闯什么枪林弹雨。   


豪华包厢的黑暗角落里,小希的双手被紧紧绑住,她满脸泪痕,瘫倒在地,发出痛苦的呜咽。


真岛却仿佛没看见,平静地说:“今天是本店感谢寺谷先生消费的特别款待,消费全部算本店请,如有服务不周……”


回答他的是手枪上膛的咔哒声。一个极道举枪对准了小希。


真岛皱眉,说:“寺谷先生,需要多少,请您尽管开口。”


“经理真是痛快人,不过我可不愿意拿了你的钱然后被近江联盟追杀,”寺谷看着真岛,“‘酒桌上的问题用酒来解决’,经理先生,你教给我的道理,我可不敢忘记。”


真岛一边静静等着下文,一边用余光环顾着屋内,一共五个人,全部有枪。


“我的要求很简单,”寺谷的语气带着些玩味般的残忍,“这杯酒。”


桌上只有一杯香槟,酒液流淌的金黄中仿佛闪现出些微的火光。


“‘Fire’吗……”真岛低声说。


“哈!”寺谷低低地笑了一声,“不愧是真岛经理,你果然配得上这种贵得离谱的药。来,我保证,只要你喝下去然后陪我这几位兄弟一夜,我立刻放了这位小希姑娘。”


真岛拿起酒杯,杯中狰狞的火光就是“Fire”,这传说中的荷尔蒙诱发剂,甚至能突破性别的限制,让Alpha和Beta完全失去抵抗能力,并短暂地散发出Omega发情期的气息。在(被迫)服用后,Alpha和Beta也能被标记——那当然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过程。因为太过危险,这种药很早就价格高昂,只能通过黑道买到。


真岛一饮而尽。


“放了她!”真岛低吼道。


寺谷做了个手势,小希立刻被推出房间外。另几个黑道向真岛扑去。


寺谷还来不及反应,一个空酒杯就砸在他头顶。


“抱歉,喝酒可以,但让我陪客可是很贵的。”真岛说着,折断了一个扑过来的黑道的手臂。


“还敢抵抗?”寺谷吼叫着,拔出了枪,“给我上!我看看你还能撑多久!”


在苍天堀混迹多年的寺谷,从没见过任何人能在服下Fire后支撑3秒。


——直到真岛撂倒了所有人。


最后,真岛随手夺过一个黑道的枪,指向寺谷肥硕的头颅。


寺谷死前最后一句话夹杂着惊恐和不敢置信:“你为什么——”


真岛扣动扳机时,独眼里倒映着枪管中喷出的火舌。


 


“你只放了一粒Fire吧?真小气。以前老大给我的可是这十倍的剂量。”


 


枪声淹没在狂宴之夜的喧嚣中。




后半放图:


http://ww1.sinaimg.cn/large/b28ead90gw1f105hfj2shj20c887nnpd.jpg

清酒【如龙/佐真NC-17】

前言:这篇文送给我病友李葱花,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2016年也一起玩如龙吧 啵。
顺便打个小广告,po肉炖的不香,病友的 夜风 肉超好吃的。

「经理,有电话找您。」
  
  身穿制服套装的GRAND店长从休息室走出来对着大堂中一身黑西装的真岛说道,真岛吾朗皱皱了英气的眉头,这个人他不用脑子想就知道是谁。
  
  「那这里就交给你了,店长。」
  
  叹了口气,走回休息室,皮鞋的踢踏声在空无一人的长廊里回荡着,真岛看着眼前铁制的门板,推开门走了进去,电话横放在茶几上,他走上前拿起电话。
  
  「哟,小真岛让老板等这么久一点都不礼貌啊。」
  
  「现在上班时间闲杂人等就请不要随意打电话过来。」
  
  「过来那家关东煮的店,快点。」
  
  「对不起,我要工作,你以为5亿是那么好赚的吗?」
  
  「啧,老板说现在要给你放假,5分钟不来有什么后果你也知道的。」
  
  没等真岛回复电话就被挂断了,放下电话的真岛揉了揉太阳穴,真是头疼,不去的话那个男人有更恶劣的手段等着自己,出了GRAND的大门,眼前是被雪覆盖着的苍天堀,关东煮的小店停在公园旁,穿着横条纹西装的中年男人坐在塑料椅子上,这种天气还能在露天的关东煮店坐那么久的男人也就佐川一个了。
  
  「小真岛5分钟已经过去了啊。」
  
  「GRAND还有事情要交待。」
  
  真岛在佐川旁的椅子上,不耐烦的说。
  
  佐川对站在他面前的老板说道
  
  「麻烦你热一壶酒。」
  
  旁边那人不悦的皱眉,要喝酒去店里不就好了吗。
  
  「要酒做什么?如果是陪你喝酒的话抱歉我还有事要先走。」
  
  「现在的年轻人啊,连老板的话都不听了吗?」
  
  「和你喝酒还不如对着街边的电线杆说话。」
  
  老板把烫好的清酒端到桌子上,佐川拿起还有余温的酒瓶给真岛斟满了一杯酒。
  
  「喝下去。」
  
  口吻里尽是满满的命令与戏谑,那语气就像说你就是我的一条狗,主人赏不管是什么都得喝下去,真岛拿起佐川递过来的酒杯,另一只手紧紧的握着,一饮而尽。佐川满意的点点头,似乎为他的顺从满意,真岛的眼里是掩盖不住的耻辱。
  
  几瓶过后,真岛的手扶着额头,意识有些恍惚,过了不久便到在桌子上。
  
  佐川看着真岛的动作,笑容里带点轻蔑,更多的则是快要溢出来的恶劣。
  
  「这点酒量当什么支配人啊。」
  
  对面的老板听了这话笑出声来,这阵笑声在寂静的街道上格外刺耳。
  
  「这些酒您可都灌给那位先生了,换我可能早就趴在路边吐起来了。」
  
  「嘛,算是考验吧。」
  
  看看手腕上的表,时间不早了,虽说没有家室,这种天气可不适合待在露天的关东煮店通宵啊。
  
  「老板结账吧,我要带这个家伙回去了。」
  
  「好,欢迎下次再来啊。」
  
  佐川扶起倒在桌上的那人,啧,要不是自己年轻时练过几年现在可还真扛不住啊,真是不爽,想把这个家伙拖回去。
  
  刺眼的阳光照在从透明的窗子里照进来,真岛睁开眼睛,眼前的是熟悉的天花板,是自己的“牢房”没错,他慢慢的起身,醉宿让他的太阳穴隐隐作痛,真糟糕。
  
  「哟,醒了啊。」
  
  真岛转过身看见佐川坐在这里唯一的桌子旁边,喝着他冰箱里为数不多的啤酒。他这么在这?早晨就看见这张脸还真是倒霉,昨晚自己被叫去喝酒了,之后发生了什么?
  
  「你怎么在这?现在看见你还真是倒胃口。」
  
  「啧,我把你拖回来的,不感谢还这样说我真是很伤心啊小真岛。」
  
  「拖回来?」
  
  「是啊,我拽着你的头发,一路拖回来的,路上偶遇路人他们都说我为苍天堀的环境做了很大的贡献。」
  
  真岛看着自己丝毫没有泥土或者沙土的西装,说谎都不打草稿的。
  
  「不过说起来啊,你和屿野兄弟也是这样说话的吗?」
  
  「亲父当然和你不一样,现在我要送客了。」
  
  「昨晚真是为难我这个老年人啊,不给点谢礼吗?说不定让我满意我就跟屿野兄弟说说情让你回去呢。」
  
  真岛不是没看见佐川眼里的狡猾和嘴角那个富有嘲讽意味的笑容,真像只狐狸。

「你说真的?」

「嗯哼。」

犹豫了一会,转头看见床边的镜子,他看见自己丢掉的那只眼睛,那个时候说不疼是假的,是为了一个人,是他的兄弟。

  像是突然下定决心似的,他走向房间里唯一的窗子,拉上窗帘,阳光被挡在劣质的窗帘外,屋子一下暗了起来,他看不太清佐川的表情,当他走过去他发现佐川在笑,很得意的笑容,佐川早知道他会这么做,为什么那个人他什么都肯,佐川想这种友情真是愚蠢。
剩下的都是脖子以下内容 戳链接




http://www.changweibo.com/downLoadImgUrl.php?img_url=http://baiduapp.changweibo.net/user_img/2016/0220/23440963646.png


欢迎捉虫 不喜轻喷啦…
btw我想要个❤ 

就剩这一张粮了(῀( ˙᷄ỏ˙᷅ )῀)ᵒᵐᵍᵎᵎᵎ尼桑好漂亮qwq

Relief「德哈」

很简单的一个梗,但是想了很久,很多太太大概都写过这个梗的,想想还是把文发出来了,毕竟德哈有点冷清呢。
Draco穿过一片冷清的走廊,窗外的月光从落地窗中照在Draco病态苍白的脸颊上,原本刻薄的五官倒显得柔和,银灰色的眼眸在月色的衬托下散发着淡淡的海蓝。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不悦的皱着眉,这个时间他应该在家里享受时光的,好吧,如果和孤独作伴也算享受的一种方式的话。走到办公室门口,Draco下意识的理了理身上的支付,叹了口气,打开了办公室的房门,径直走向慵懒的坐在办公椅上的那人。
  「说吧,什么事?」
  Draco的身体倚在墙壁上不耐烦的从嘴唇里挤出几个字。
  「Mr.Malfoy我们又迎来了一位新病人你知道的就刚刚。」
  「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想你知道现在已经到我下班的时间了。
  「不不不,别那么不耐烦,这位病人很特殊,现在也只有你有空是吗?」
  Draco看着面前那人脸上恶劣的笑容,用不带半点感情的清冷嗓音回到。
  「真巧哈?你又有什么惊喜给我?」
  「喏,就下楼下第一间病房去吧。」
  面前的男人指了指桌上的病例卡。Draco伸出纤细的手指拿起来看了看,看了眼病例,没有姓名没有照片,毫不在乎丢进上衣的口袋。
  关上门,走下楼梯。他静静的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看着这间很少入住的病房如今点亮了橘黄色的灯光,也是,那有那么多倒霉鬼会分到这样阴森的病房里。习惯性的敲了敲门,静静的等着里面的人回复。
  「请进。」
  Draco应声而入,从制服口袋里拿出病例卡。
  「你好,我是Draco Malfoy,对,你没听听错,我就是那个十恶不赦的蛇脸怪跟随着,而且我现在也还活着,你准备好换主治医生了吗?」
  Draco对坐在床边的人露出一个十分标准的Malfoy式假笑,当他看清那人的脸颊瞬间停住了脸上带着讽刺的笑容。那双碧绿色的眼眸永远凌乱的黑发和标志的眼镜不是他难道还有别人吗?
  「Hmm…也许你吓到我了但是我不会换医生的你知道对吗?」
  如果你看见自己那个在拯救了世界后就消失的学生时代伴侣还是最爱的那个你会是什么反应?
  「救世主终于肯出现了是吗?」
  Draco尽量不露出异样的情绪,让自己的话语不带任何多余的感情。
  Harry看着他,Draco说不出来那双绿色眼眸里存在着什么,那双眼睛总是让他沉醉。
  「我很抱歉,但是不后悔,我需要时间。」
  Harry抬头看着站在灯光下的Draco,他比自己最后一次见到的时候更加消瘦了,眼里的希望随着自己一天天的消失被时光磨灭了,两人静静跟沉默相处着,等着对方开口。
  「最近还好吗?」
  Harry妥协了勉强的露出一个笑容。
  Draco冷哼一声,嘴角露出几分不真实的笑意。
  「我每天都在笑,你猜我过得好不好?不过我们的救世主看起来有点糟是吗?」
  他故作轻松的朝Harry走过去,从口袋里抽出魔杖,看着Harry自觉的脱掉上衣,身体上多了几处原本不存在的伤疤,Draco看着Harry身上的痕迹,皱了皱眉也没说什么。从口出念出一个Harry听不懂的魔咒,
  「嗯…有什么结果吗?」
  Draco看着Harry身上微弱的光芒。
  「不是很乐观,但具体情况现在也还不太清楚。」
  「这样啊。」
  Harry看着窗外,云淡清风的说出这句话,好像事不关己的语气。
  「Potter,你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
  Harry想了想,视线回到Draco身上。
  「某种魔法吧,从战争之后就存在了,我也不知道。」
  Draco安静的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静静的看着Harry的睡颜,叹了口气,理了理刚刚被压皱的上衣,在Harry的床前停留了以后,小心翼翼的在额头留下一个吻,轻轻的关了病房的门,黑暗中一双碧绿的眼眸缓慢的打开,缓缓的伸出手指抚摸着刚刚被吻的位置。
  Draco走在回家的路上,身上穿着浅灰色色的大衣和一条围巾,细细的回想着刚刚的一切,他好不容易忘掉那一切,Harry的一个笑容让他功亏一篑,到最后也还是自己全盘皆输。
  检查的结果他是知道的,Harry心里也清楚,他不知道Harry还能在这世上待多久。
  这样的日子持续很久,Draco总是静静的坐在Harry床边,从不说话,Harry不间断的谈着这几年的生活。Harry的身体越来越差,讲到一半的时候会突然睡去,Draco只能替他盖好被子,有时候他很怕Harry不会在醒来。
  「你知道我很爱你吗Draco?」
  一次沉睡后Harry突然这样说。
  「Potter,别说傻话了。」
  「我本来不想醒来了,可是我看见你站在那儿,你让我回来,我已经丢下你一次了怎么会有第二次呐。」
  「如果我今天死了你怎么办? 注1」
  Harry没等Draco回答,说出这句话。
  Draco闭上眼睛,答到
  「我明天也会死。」
  Harry听见Draco的话释然的笑了笑,费力的抬起头给Draco一个吻。
  又一次的沉睡,Draco迷恋的抚摸着他的脸颊,Harry睡的多沉啊,似乎在也没醒来过。
  Draco牵着Harry的手走出医院,周围没有人注意到他们,那天阳光很好,刺眼却又温暖。
  注1:出自我杀了我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