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ca

那个梦想就是,像小孩子一样活着。

Relief「德哈」

很简单的一个梗,但是想了很久,很多太太大概都写过这个梗的,想想还是把文发出来了,毕竟德哈有点冷清呢。
Draco穿过一片冷清的走廊,窗外的月光从落地窗中照在Draco病态苍白的脸颊上,原本刻薄的五官倒显得柔和,银灰色的眼眸在月色的衬托下散发着淡淡的海蓝。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不悦的皱着眉,这个时间他应该在家里享受时光的,好吧,如果和孤独作伴也算享受的一种方式的话。走到办公室门口,Draco下意识的理了理身上的支付,叹了口气,打开了办公室的房门,径直走向慵懒的坐在办公椅上的那人。
  「说吧,什么事?」
  Draco的身体倚在墙壁上不耐烦的从嘴唇里挤出几个字。
  「Mr.Malfoy我们又迎来了一位新病人你知道的就刚刚。」
  「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想你知道现在已经到我下班的时间了。
  「不不不,别那么不耐烦,这位病人很特殊,现在也只有你有空是吗?」
  Draco看着面前那人脸上恶劣的笑容,用不带半点感情的清冷嗓音回到。
  「真巧哈?你又有什么惊喜给我?」
  「喏,就下楼下第一间病房去吧。」
  面前的男人指了指桌上的病例卡。Draco伸出纤细的手指拿起来看了看,看了眼病例,没有姓名没有照片,毫不在乎丢进上衣的口袋。
  关上门,走下楼梯。他静静的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看着这间很少入住的病房如今点亮了橘黄色的灯光,也是,那有那么多倒霉鬼会分到这样阴森的病房里。习惯性的敲了敲门,静静的等着里面的人回复。
  「请进。」
  Draco应声而入,从制服口袋里拿出病例卡。
  「你好,我是Draco Malfoy,对,你没听听错,我就是那个十恶不赦的蛇脸怪跟随着,而且我现在也还活着,你准备好换主治医生了吗?」
  Draco对坐在床边的人露出一个十分标准的Malfoy式假笑,当他看清那人的脸颊瞬间停住了脸上带着讽刺的笑容。那双碧绿色的眼眸永远凌乱的黑发和标志的眼镜不是他难道还有别人吗?
  「Hmm…也许你吓到我了但是我不会换医生的你知道对吗?」
  如果你看见自己那个在拯救了世界后就消失的学生时代伴侣还是最爱的那个你会是什么反应?
  「救世主终于肯出现了是吗?」
  Draco尽量不露出异样的情绪,让自己的话语不带任何多余的感情。
  Harry看着他,Draco说不出来那双绿色眼眸里存在着什么,那双眼睛总是让他沉醉。
  「我很抱歉,但是不后悔,我需要时间。」
  Harry抬头看着站在灯光下的Draco,他比自己最后一次见到的时候更加消瘦了,眼里的希望随着自己一天天的消失被时光磨灭了,两人静静跟沉默相处着,等着对方开口。
  「最近还好吗?」
  Harry妥协了勉强的露出一个笑容。
  Draco冷哼一声,嘴角露出几分不真实的笑意。
  「我每天都在笑,你猜我过得好不好?不过我们的救世主看起来有点糟是吗?」
  他故作轻松的朝Harry走过去,从口袋里抽出魔杖,看着Harry自觉的脱掉上衣,身体上多了几处原本不存在的伤疤,Draco看着Harry身上的痕迹,皱了皱眉也没说什么。从口出念出一个Harry听不懂的魔咒,
  「嗯…有什么结果吗?」
  Draco看着Harry身上微弱的光芒。
  「不是很乐观,但具体情况现在也还不太清楚。」
  「这样啊。」
  Harry看着窗外,云淡清风的说出这句话,好像事不关己的语气。
  「Potter,你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
  Harry想了想,视线回到Draco身上。
  「某种魔法吧,从战争之后就存在了,我也不知道。」
  Draco安静的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静静的看着Harry的睡颜,叹了口气,理了理刚刚被压皱的上衣,在Harry的床前停留了以后,小心翼翼的在额头留下一个吻,轻轻的关了病房的门,黑暗中一双碧绿的眼眸缓慢的打开,缓缓的伸出手指抚摸着刚刚被吻的位置。
  Draco走在回家的路上,身上穿着浅灰色色的大衣和一条围巾,细细的回想着刚刚的一切,他好不容易忘掉那一切,Harry的一个笑容让他功亏一篑,到最后也还是自己全盘皆输。
  检查的结果他是知道的,Harry心里也清楚,他不知道Harry还能在这世上待多久。
  这样的日子持续很久,Draco总是静静的坐在Harry床边,从不说话,Harry不间断的谈着这几年的生活。Harry的身体越来越差,讲到一半的时候会突然睡去,Draco只能替他盖好被子,有时候他很怕Harry不会在醒来。
  「你知道我很爱你吗Draco?」
  一次沉睡后Harry突然这样说。
  「Potter,别说傻话了。」
  「我本来不想醒来了,可是我看见你站在那儿,你让我回来,我已经丢下你一次了怎么会有第二次呐。」
  「如果我今天死了你怎么办? 注1」
  Harry没等Draco回答,说出这句话。
  Draco闭上眼睛,答到
  「我明天也会死。」
  Harry听见Draco的话释然的笑了笑,费力的抬起头给Draco一个吻。
  又一次的沉睡,Draco迷恋的抚摸着他的脸颊,Harry睡的多沉啊,似乎在也没醒来过。
  Draco牵着Harry的手走出医院,周围没有人注意到他们,那天阳光很好,刺眼却又温暖。
  注1:出自我杀了我妈妈

评论(10)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