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ca

那个梦想就是,像小孩子一样活着。

【如龙/佐真】Light my fire(ABO/N18)

噫 好吃 我病友最腻害了

如龙坑底的李葱花:

欺负支配人真岛系列第二弹!


旁友们,还记得被真岛强迫请全场喝酒的大叔吗?他又被作者拉出来负责给真岛(Beta)下春药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了!便宜还都让佐川(Alpha)捡走了!大叔辛苦了(。


本来准备写篇性转送病友 @Poca ,结果变成了ABO,你还会爱我吗。




Light my fire


 


#如龙0# #ABO#


佐川(A)/真岛(B)


 


1 狂宴


这天是二月的第一个周三,是夜总会GRAND例行闭门谢客的日子。然而一到夜里,Grand却反倒比平日里更热闹,只有熟客才知道,这是经理特别举办的秘密酒会,只有月度消费最高的十位顾客才会获邀。关于酒会内容的传言越来越悬,真正参加过的豪客们被人问起时,只是轻蔑地嘲笑人们贫乏的想象力,酒会内容却从来不肯言明。


是传说中的美酒“路易斯20年”整晚畅饮?


是苍天堀最炙手可热的女公关们亲自倒酒?


是来自东京的钢管舞娘特别表演?


或是……传说中最令人疯狂的药物“Fire”的拍卖会?


直到现在,人们还是只知道每到酒会之夜,那位传闻中的“夜之帝王”便会亲自站在门厅迎客,接过请柬时轻声说一句:“客人就是上帝。”


不管客人是谁,他的职业微笑总是毕恭毕敬,风度完美。


今天的盛宴已经过半,在以金钱堆砌而成的酒精与美色中,无论客人和服务者们都疯狂沉醉。真岛满意地看着在炫目灯火中狂欢的人们,他知道今夜的挥霍将在未来的一个月中化为滚滚的现金流。


这时,店长匆匆跑来,神色有点慌张:“经理,那位苍天制药的寺谷先生……还是来了,而且他带来了很多人……”


真岛向他点头,安抚似的说道:“不要怕,他带那么多人来,说明比你还怕。去吧,给他们安排最好的包厢,让小希陪。”


店长还是畏畏缩缩,开口:“经理……寺谷先生带的人,好像是道上的……”


真岛挑眉:“是么?想在Grand闹事?你先亲自带三瓶’路易斯20年’上去,说是我上次的赔礼。别的我来想办法。”


这三瓶价值百万的香槟给店长壮了胆,他走出几步,却又忍不住回头,得到真岛又一个肯定的眼神后才终于走向门厅。


宴会还在继续,乐队的喧嚣伴奏着头牌小姐的娇笑,真岛环顾大堂,眼神渐渐冷却。今夜决不能出一点差错。他想了一会儿,终于招手喊来一个酒保,嘱咐他立刻把一枚近江联盟的徽章送到佐川组的事务所去。


目送小酒保出门的时候,真岛在心里大致计算了一下如果在顶级包厢里绪意破坏会损坏多少东西,那数额让他有些头疼。


不能等了。


他走向那间定时炸弹般的包厢。


 


推开门时,真岛早知道自己面对的会是那位被自己强行推上“消费最高顾客榜”榜首的苍天堀制药营业部长寺谷先生,出于职业素养,真岛仍然微笑着躬身行礼。


沙发上的寺谷先生脸色紧绷,五六个随行者一看便是极道中人,个个如临大敌,根本不像来享乐,倒像保护老大去闯什么枪林弹雨。   


豪华包厢的黑暗角落里,小希的双手被紧紧绑住,她满脸泪痕,瘫倒在地,发出痛苦的呜咽。


真岛却仿佛没看见,平静地说:“今天是本店感谢寺谷先生消费的特别款待,消费全部算本店请,如有服务不周……”


回答他的是手枪上膛的咔哒声。一个极道举枪对准了小希。


真岛皱眉,说:“寺谷先生,需要多少,请您尽管开口。”


“经理真是痛快人,不过我可不愿意拿了你的钱然后被近江联盟追杀,”寺谷看着真岛,“‘酒桌上的问题用酒来解决’,经理先生,你教给我的道理,我可不敢忘记。”


真岛一边静静等着下文,一边用余光环顾着屋内,一共五个人,全部有枪。


“我的要求很简单,”寺谷的语气带着些玩味般的残忍,“这杯酒。”


桌上只有一杯香槟,酒液流淌的金黄中仿佛闪现出些微的火光。


“‘Fire’吗……”真岛低声说。


“哈!”寺谷低低地笑了一声,“不愧是真岛经理,你果然配得上这种贵得离谱的药。来,我保证,只要你喝下去然后陪我这几位兄弟一夜,我立刻放了这位小希姑娘。”


真岛拿起酒杯,杯中狰狞的火光就是“Fire”,这传说中的荷尔蒙诱发剂,甚至能突破性别的限制,让Alpha和Beta完全失去抵抗能力,并短暂地散发出Omega发情期的气息。在(被迫)服用后,Alpha和Beta也能被标记——那当然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过程。因为太过危险,这种药很早就价格高昂,只能通过黑道买到。


真岛一饮而尽。


“放了她!”真岛低吼道。


寺谷做了个手势,小希立刻被推出房间外。另几个黑道向真岛扑去。


寺谷还来不及反应,一个空酒杯就砸在他头顶。


“抱歉,喝酒可以,但让我陪客可是很贵的。”真岛说着,折断了一个扑过来的黑道的手臂。


“还敢抵抗?”寺谷吼叫着,拔出了枪,“给我上!我看看你还能撑多久!”


在苍天堀混迹多年的寺谷,从没见过任何人能在服下Fire后支撑3秒。


——直到真岛撂倒了所有人。


最后,真岛随手夺过一个黑道的枪,指向寺谷肥硕的头颅。


寺谷死前最后一句话夹杂着惊恐和不敢置信:“你为什么——”


真岛扣动扳机时,独眼里倒映着枪管中喷出的火舌。


 


“你只放了一粒Fire吧?真小气。以前老大给我的可是这十倍的剂量。”


 


枪声淹没在狂宴之夜的喧嚣中。




后半放图:


http://ww1.sinaimg.cn/large/b28ead90gw1f105hfj2shj20c887nnpd.jpg

评论

热度(45)

  1. Poca李葱花 转载了此文字
    噫 好吃 我病友最腻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