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ca

那个梦想就是,像小孩子一样活着。

Special【佐真】

注意!!尼桑性转为吾朗美,这真的是吾朗美,是女生每错的,前方高能ooc,不嫌弃的话再点进来,非常短小的一章*/ω\*)
和病友葱花@如龙坑底的李葱花一起开的脑洞,对不起葱花,请你继续爱我吧(ಥ_ಥ)
初春的苍天堀带来的仍是饱含寒意的风,穿着有些过时的卡其色条纹西装的佐川停留在灯火通明的街道上,四周的人群涌动着,一对对男女从佐川身旁走过,街边穿着暴露的女性对路过的男人们扭动着妖娆的身姿,路灯暧昧的橘黄色顶光照耀着整个苍天堀,不算光彩的勾当被这片橘黄掩盖着,一个匆忙的身影撞上佐川的肩膀。他稍稍低头看了看那人,从对方丰满的胸脯上明显的判断对方应该是位女性。嘛,不过也说不准,现在不是也有很多那种男性服务的俱乐部吗。
  佐川对着仍然跟大地对视的女性说道   「年轻人要小心一点啊。」
  
  那人仍然未抬头,似乎急着离开。
  「对不起…」
  
  她的声音有点熟悉,佐川在脑海里搜寻着。现在的女孩子都流行戴这种眼罩吗?等一下…眼罩?印象中戴眼罩的女性似乎也只有前些日子得罪了屿野兄弟那一个。
  
  佐川试探性的叫了一个名字。
  
  「真岛?」
  
  身旁的女性顿了一下,停下的离开的脚步,却被佐川捏住了手腕。街边的灯光给予他充分的条件看清她的脸庞。金色的卷发披散在肩膀上,佐川甚至闻到劣质的染发剂的味道,嘴唇上擦着艳丽的唇彩,黑色的眼罩的带子藏在金色的发丝里面。粉色的紧身衣紧紧的包裹着身体,大面积的纹身覆盖在她白皙的肩膀上,大腿上套着吊带袜,一双粉红色的高跟鞋。
  
  「哟,小真岛不是被屿野兄弟赶出来来了,这是要去哪啊?」
  
  真岛低着头,手指紧紧的握着,指尖有些发白,一句话也不说。佐川走上前,挑起她的下巴,迫使真岛与他对视。
  
  「穿成这样出来那么缺钱吗,小真岛?」
  语气里是数不清的嘲讽。
  
  「是屿野親父…让我来找您的。」
  
  「喔,找我?」
  
  真岛咬着嘴唇,好一会才挤出一个来。
  
  「亲父要我…不管以什么样的方法都好,让您满意亲父就可以允许我回去。」
  
  「这样啊…」
  
  佐川搂住真岛的肩膀,指着对面街的一家小酒店说道。
  
  「喏,那里看见没?不是要让我满意吗,你看看那里怎么样?」
  
  「我…」
  
  「怎么啦?不愿意喔,那算了,你回组的事情就不要想了。」

  「愿意!」

  真岛急迫的喊出声,似乎是害怕佐川不在给她机会一样。

  「客人,要不要进来玩啊?抱您满意哟。」

  画着浓妆站在街边拉客的女人拉住佐川的手臂。

  「不用啦,今晚有姑娘了。」

  浓妆艳抹的女人有些不满,放开佐川的手臂,2只手叉起腰来。佐川指了指身边的真岛,她的脸颊浮上少许红晕。

  「这个呀。」

  到了酒店房间之后,佐川把西装脱下来,放到衣架上,真岛还沉浸在前台小姐暧昧的笑容中。佐川做到酒店的床上,嘴角牵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对着站在门口的真岛说道

  「去洗澡吧,小真岛。」

  浴室中的真岛拿下金色的假发,黑色的短发落下来,打开淋浴器,温热的水从身体上流过。她当然知道会发生什么,这是她自己选的,为了冴岛,一定要回去。

  佐川看着穿着白色浴袍的真岛从浴室中走出来,刚刚的唇彩都被冲洗干净。

  「佐川哥,我们…」

  「骗你的。」

  真岛的瞳孔因为震惊而放大着。

  「我说骗你的,小真岛。」

  「可是…」

  「你以为我是屿野兄弟吗,不过啊,你现在倒是顺眼多了。」

  佐川起身拿起西装。

  「明天来GRAND上班吧,不是要我满意吗,那就多赚点钱好了。去买一套像样一点的衣服吧,总归是GRAND的支配人啊。」

  他打开门,看着呆呆的站在那的真岛,嘴角浮现一抹弧度。

  「加油哦,吾朗美,不赚够钱不可以回去。」

  那之后的GRAND出现了一位穿黑白套装的短发支配人,虽然背后的纹身有点奇怪,不过不得不说是位美人。经常有客人们来问佐川支配人是否陪客,他点点头,支配人陪客,陪我。

不…不要打我

评论(12)

热度(18)